当前位置:  设计中国    ⁄    人物访谈    ⁄ 兰玉:从设计师到创业者,是修行也是缘法

兰玉:从设计师到创业者,是修行也是缘法

作者:admin | 来源:互联网 |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09日 | 浏览(
出现在ECI大会上的兰玉,还是梳着她标志性的长马尾,身着一袭简洁的红裙,绽放出明媚的笑容。

  出现在ECI大会上的兰玉,还是梳着她标志性的长马尾,身着一袭简洁的红裙,绽放出明媚的笑容。她向与会嘉宾展示了不久前跨界联合华为推出的玉色高级定制手机,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悄然展现出东方仁德之美。向世界传递东方文化是兰玉始终坚守的信念,被业内誉为“高定婚纱女王”的她,已经成为常驻巴黎和纽约两大国际顶级时装周的设计师。今年7月,LANYU第七次跻身法国高定周,在西方时尚文化的中心大胆推出“闺秀”主题,在致敬《红楼梦》的同时更赋予传统女性气质以现代之新生。

  学古典芭蕾出身的兰玉二十年前也许不会想到自己将成为服装设计师,作为苏绣作坊传承人的女儿,她的人生又似乎早与针线结下了不解之缘。时至今日,兰玉已经成为中国本土成长最迅速、最具影响力的85后婚纱礼服设计师,从2010年开始,她凭借为罗海琼、胡可、董璇、谢娜等明星定制婚纱而声名鹊起,为多位明星设计的红毯礼服更屡次成为关注焦点。兰玉在商业上的成功既源于优质的设计,亦与品牌的建构与推广不无关联,“一笔一画源自真爱,一针一线皆是修行”,正是兰玉通过自己的服装设计想要表达的终极理念。纵然商海浮沉,她从未放弃自己的初衷。

  “左右逢源”:兼顾设计的灵性和企业的发展

  2005年,在北京服装学院读大二的兰玉,就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工作室,工作室只有9平方米,下一件衣服的面料要靠卖出上一件衣服所获的利润,即便如此,她的生意还是做得有声有色。2008年毕业之后,她的工作室被中纺收购,她本人也成为中纺的设计师,然而,这段职业生涯并没有持续太久。“我在商店里看到自己的设计时感到非常痛苦,因为我的设计被改得面目全非。”兰玉决心创业,要做属于自己的设计,她赴纽约时装学院进修,学习国际上最先进的设计理念,在美式文化中培养起了自信,更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在东方的根。回国之后,她不惜斥巨资将工作室收回,用自己的名字为其命名,真正走上了创业之路。

  从设计师到创业者,兰玉的转型之路也并非没有经历过阵痛。人们往往认为设计师创业非常简单,平面设计师只需要一台电脑,时装设计师只需要把版做出来拿给工厂就万事大吉,“大家误以为只要做出来的东西很受欢迎就能创业——其实完全不是这样。”兰玉意识到,创业需要具备非常全面的能力,在创业过程中面临的绝不仅仅是设计上的问题,而是要对公司运营的各个过程负责,对公司里的每一个人负责,包括装修、水电等细节问题都需要团队领导来把关。“创业就要做好当一个大管家的心理准备。”她笑道。走入创业的圈子,兰玉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与原先的设计师行业完全不同的环境,工作不再那么自由,除了设计作品还需要时刻关注市场的动向,如何一步步从小型企业成长起来,如何与更多强劲的对手竞争,兰玉无时无刻都面临巨大的挑战。这意味着她必须不断突破自己的“舒适区”,360度地为自己赋能。

  “这是一个创业的好时代。”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设计师选择自立门户,相比兰玉最初创业之时,他们享受着无数的优惠政策和众多投资人的支持。兰玉对这批新兴创业者很看好,“虽然出道早给我们积累了丰厚的资源,但是年轻设计师的创新精神是我们这些‘中老年人’没法比的”——她戏称道。当前市场趋向饱和,竞争愈加激烈,年轻设计师更应该把自己的锐气做出来,形成一套属于自己的打法,方能立足。当然,创业也并非年轻人的专利,正如褚橙一般,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遑论中年设计师在处理企业问题时更显成熟风范。“如果想创业,就要多关注设计以外的能力。”

  LANYU品牌的发展方向正显示了兰玉出色的市场研究能力。一开始她认为应该专注复购率最高的时装,但是中国已经有很多制造业起家的大品牌,创业公司很难在其中分一杯羹。后来她发现,婚姻对于中国人而言意义非凡,婚纱定制虽然在老一辈主张实用主义的人那里不易被认可,当人们越来越讲究生活方式的时候,一身独特的嫁衣在未来很有可能成为一个高端产品。兰玉的判断是准确的,她的设计让女明星热泪盈眶,从婚纱定制到时装高定的延伸也走得格外顺利。近年来,兰玉又做了很多跨界合作,将婚纱元素融入电影《分手合约》、电视剧《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中,在戛纳电影节举办兰玉主题晚宴,除了华为手机之外,还陆续推出融入兰玉元素的产品,包括与浪琴合作的帽子,与劳斯莱斯合作的、名为LANYU的汽车,与膜法世家推共同出的面膜、与维达共同推出的纸巾等等,不胜枚举。“看一个品牌的定义,就要看这个品牌的朋友圈”,兰玉推动的行业联动于整个设计行业而言都有示范作用。

  注重企业发展的同时,兰玉始终提醒自己要保持设计上的灵气,设计师关注产品,创业者关注市场,但是产品就是市场,她经常处于矛盾的境遇中。如何去探求流行趋势,如何去创造更便利的生活方式,如何保持对市场的敏感,作为创业者的兰玉需要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但是“触角伸出去就不能收回来”,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寻找二者之间的微妙平衡——就目前的成绩来看,兰玉已经做得很优秀了,她仍保持着创作的热情。

  “由表及里”:将东方哲学的精髓转化成设计

  “将中国文化融入服装设计,于我而言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我很喜欢。”兰玉有很深厚的唐宋情怀,她一直将宋徽宗称作自己的男神。在她的设计作品中,经常能看到云肩、缂丝等极具东方代表性的元素,“一顾·再顾”系列作品将汉服的“交领右衽”、“系带隐扣”等特点与现代元素融合,再现李夫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之绝美风姿,以竹青色、鸦青色、檀色、黛蓝色、胭脂色等色彩烘托东方禅意。以宋徽宗的瘦金体和工笔花鸟为灵感来源的“蝶舞迷香”系列更融入了兰玉感性的爱,绝美而悲凉的书画化身苏绣,徽宗生不逢时的人生境遇与女性的爱情观相互照应,上演了一出极具东方美学特质的服装秀。向世界传递东方雅致之美,是兰玉的梦想。

  有的中国设计师完全不涉及中国文化,有的则热衷于叠加简单的中国符号,兰玉与二者皆不同,她设计的东西从来都不是西式的廓形加上东方的点缀,她想要传达的是潜藏在中国文化深处的、根深蒂固的特质。她不喜欢用太过典型的东方符号,不愿在世界舞台上被认为是简单地贩卖文化符号,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同时也要求设计师要有所选择,不能做简单的“复制+粘贴”工作,把变脸、火锅都搬到设计里。目前,时尚设计依然是以西方审美为中心,外界对中国文化的理解依然狭隘而充满偏见,作为中国设计师更不应用大龙袍、清宫戏来束缚自己。

  兰玉喜欢从东方的哲学出发来做设计,譬如禅意、留白、平衡等等,剥离东方文化的表面图像,挖掘内在的核心。将哲学与服装结合起来是很难想象的,想要表达真正源出于东方的思维方式和审美观念,需要设计师巧妙运用多种设计语言,方能在不损害整体效果的同时让观者理解。兰玉强调,一定要沉下心来去研究中国历史、中国文化、中国哲学,然后才能将其转化为设计,制作成产品,“如果你脑子里和心里的格局很窄,做出来的东西自然也很窄”,想做出好东西,设计师要有“甘面壁读十年书”的觉悟。

  最初选择将东方文化融入自己的设计,只是兰玉的个人行为,而不是一个市场导向的决定,时至今日,建构文化自信成为重要课题,兰玉的尝试已经成为一个颇具象征意味的行为。从事着传统的服装制造业、出身于苏绣作坊的兰玉一方面应和着手工艺人的匠心传承,一方面又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型。站在巴黎或纽约的街头,兰玉更能体会到自己来自东方的根,感受到将东方文化传播出去的责任感,她总是说,“把中国元素附着到服装设计上推向全世界,我的心非常安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