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设计中国    ⁄    人物访谈    ⁄ 陈德坚:“吃”与“设计”

陈德坚:“吃”与“设计”

作者:admin | 来源:互联网 |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31日 | 浏览(
出生于60年代香港的陈德坚,从小就很好动,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性格外向活泼,家庭的包容氛围让他无忧无虑地成长,至今仍能保有一颗童真的心。

  空间比例一种设计手法叫留白,就如做菜一样,炒的菜不能太甜不能太咸,调料比例要刚刚好,这就是颜色的比例,多与少的比例,浓与淡的比例。

  ——陈德坚

  整齐的络腮胡子,圆形黑框眼镜,干净整洁的衬衣,喜欢音乐,玩吉他,出专辑,有人说陈德坚颇有几番年轻版李宗盛的味道。如果他的职业不是设计师,也许是个当红的歌手。

  在网上百度“陈德坚”的名字,能在很多关于他的信息中看到一个关键词——“餐饮界空间魔法师”。 尽管1996年他创办的德坚设计,业务领域涵盖酒店、酒吧、餐厅、住宅、商业店铺、企业办公室等多个领域,但似乎大家每每提起陈德坚首先想到的是他备受瞩目的餐饮空间设计:从西班牙“Iberico & Co餐厅”到香港“Tuxedos Restaurant冰极餐厅”,从赛马会“六十年代餐厅”到亚洲最高的日本餐厅“田舍家”,他手上的画笔就像魔法师一样演绎着充满无限张力的设计。

  陈德坚(Kinney Chan)

  2019金腾奖复审评委

  德坚设计创办人

  出生于60年代香港的陈德坚,从小就很好动,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性格外向活泼,家庭的包容氛围让他无忧无虑地成长,至今仍能保有一颗童真的心。大学时他考取了英国蒙福大学室内设计系,在异国他乡开启了设计之旅。

  刚刚来到英国大求学的陈德坚,经济并不宽裕,于是他在餐馆打工,尝试过酒吧、柜台、送餐、厨师,对餐饮如何运营颇有了解。毕业后,他成为英国Company Design Ltd.的室内设计师,并迎来了第一个项目——传统英式酒吧设计。在陈德坚的精心调研和努力下,最后的设计方案成功获得英国业主的认可,并因此点燃了他对餐饮设计方面的浓烈兴趣。

  陈德坚除了爱玩音乐,众所周知,他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吃货”。这枚“吃货”不仅爱吃,而且还特别喜欢亲自动手制作美食。他说,“我不但喜欢吃,也喜欢做菜,我觉得有时候做菜跟做设计一样,因为做一道菜要有很好的计划,要有时间的安排,做出来后要考虑如何包装吸引人,还要好吃,所以我觉得做菜也是一个学问,跟做设计的原理是一样的。”正是他将对“吃”的热爱与心得融入餐饮空间设计中,成就了一个个优秀的经典设计作品。

  代表作品

  亚洲最高的日本餐厅·田舍家 Inakaya

  田舍家位于全球第四高的平安大厦的高层位置,是现时位置最高的日本餐厅。

  田舍家, 顾名思义就是农田的家,相传是以前日本帝皇出巡到农村时, 到过的民间的村庄, 而村民提供的那个地的美食, 天然而然不加以装饰, 食材均以地道而出名。这个餐厅以和谐的大地色调作为主色,带给人舒适温暖的亲切感。

  唯有包罗万象的大地色才能承载自然的丰厚,餐厅以大地色做为主色调,渲染安静的质朴之美。天花以日式麻绳结织,寓意吉祥,这是设计师为空间创造的大型艺术装置,无形中出现一条大鱼在天河悠游自在,波澜不惊。

  进而为凸显质朴的自然属性,接待处以天然石作为接待台,在日本古代的平民客厅中,以『围炉里』为主光源,燃烧不熄, 故有生生不息之意。

  中庭花园狭长而开阔,天花与之呼应,彰显一派大气风范,枯山水庭院自成一景。

  地上的纹路以传统榻榻米形状布局,而一片片向上伸延的强身及光线是模仿大自然竹林节节上升的意境。

  进入酒吧前必须穿过北门,这是日本神社式的鸟居式建筑构造,传说是连接神明居住的神域与人类居住的俗世之通道,大多均以两根支柱与二根横梁构成。

  北门以靖国鸟建造为蓝本,以朱红色染料为主色,有除魔除厄运的含义。居客人在经过此鸟居空间时,就好像到达一个令人期待的酒吧区域。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天花上一串又一串的香槟金色锁樋,俨然整齐,寓意黄金从天上降临,又如天降甘霖,簌簌而下。

  灯饰以日本剑组成,由两把形成一组,不由想起自由、灵巧且无规律的日本剑术,将其置于此,似是酒过三巡,两三知己一较高低的引申,一幅惟妙惟肖的画面便浮于眼前。

  自江户时代开始,日本人便视鲤鱼为幸运和祝福,及至今日,民间仍保留“鲤鱼节”,过节时,高挂鲤鱼旗对天示意,祈求家中男孩健康成长。

  设计师亦从中取意,以鲤鱼为题,一条顺延而下,另一条则逆流向上,侧面表现出世和入世,进出不断,川流不息,从不同角度诠释文化之于空间的要义。

  于日本而言,如果有一种美,可震撼岁月,那一定是质朴又安静的,是一种从老旧的物体的外表下,显露出的或是外表斑驳,或是褪色暗淡,但总会历久弥新,回味无穷。

  独特的文化特性赋予了丰富的设计底色,其不仅仅是展现某种形式,更多的表现为一种创造在地化的设计思维,去感知世界。前后的巨大反差使空间得以延伸,墙面的低调质朴与吊灯的灿烂炫目,形成一种戏剧化的视觉效果。

  对待生活的态度,是内心对世界的爱与充盈,是穿梭于人间烟火中,拥抱平常,自得其乐,是对一餐一饭、一颦一笑的满腔诚挚。

  每到一处,都可体察设计师的用心之处,比如,天花模仿日本札米袋的横草造型,而寿司台上方米粒形状的灯,就仿佛米在奋力冲破米袋,一粒一粒从天上地散落下来,变成一碟又一碟的美味,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设计师为餐厅独家设计。

  悦椿酒店Angsana Hotel

  酒店地理环境优越,整体建筑群传承了极具岭南特色的风韵。空间动线设计犹如寻探桃花源,初到此境不禁令人生疑:坐落海边的酒店从何见海?直到进入酒店,依次穿过门廊、玄关和接待处后,一片湛蓝的大海如同画卷一般呈现于眼前,豁而开朗又趣味横生。而设计师设置的趣味在此才刚刚开始。

  摒弃传统酒店大门的设计,KCA以广府人家特有的趟栊门为基础,把手动推拉改为电动,随着趟栊门的缓缓开启,时间与空间互相跨越、重叠的电影也正式拉开帷幕。

  一对铜制的凤凰飞舞在酒店大堂空中。设计师用红铜打造风,用青铜制成凰,在偌大的空间上无声上演一出琴瑟调和的凤求凰。电影的镜头回落到窗外的大海,便能发现静立在大堂中央的黄石。在珠海情侣路的海边上,这种黄石甚是常见,在海浪不断冲刷之下底部会生成或深或浅的青苔。

  设计师把室外的生态延续到了室内,通过上釉的陶瓷烧制成酷似黄石的摆件,让初到悦椿的客人踏入大堂,便知晓脚下这片凤凰山上最具特色的风味。

  “混搭”贯穿了整个室内空间,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木屏风映入眼帘,细看才能发现原来屏风上的纹理取自传统的葡萄牙地砖,设计师把地砖花纹抽取再重新组合在中式屏风,中西结合盎然成趣。

  走近可见,酒店墙身似乎大量使用了色泽不尽相同蓝色灰砖。在岭南地区,灰砖是人们日常建造房屋的主要用材。然而,悦椿的“灰砖”实则是由设计师指导工匠上釉成色烧制的陶瓷,因陶瓷上色程度和烧制时间长短的不同,造就了墙身色泽不一、纹路不同的微妙变化。

  此时让我们把这出电影的镜头切到特色客房部。“磨刻为枕,以备暑月之用”,电梯门徐徐打开,设计师用不同形状和颜色的传统中式石枕作为墙饰,幽默而温暖地提醒来客:您即将进入睡眠区!趣哉。

  三十多年前,悦榕庄在泰国普吉岛建立起第一家酒店,从那时起泰式风情的自然体验成为悦榕庄集团的一大特色。15米的客房泳池毫无悬念便成为这间顶楼豪华客房的高配。客人在无边际泳池畅游时,实现从泳池延伸到远方的天和地。与此同时,设计师把泰式皇室享受之精妙跨越时空的界限安放在室内,让人的感官也产生交错,尽情享受这一刻泰式风情的悠然自在。

  历史的长河总在不断向前流淌,在日月星移的时光中,有些人从不忘却古老的印迹给予后代人们丰厚的温度。就像远古的人类把火种小心翼翼保留下来,传至今日,设计师用现代的手法重新演绎过去时光的点滴。这种难能可贵的情怀不断充满着整个空间。

  在悦椿酒店,KCA延续了酒店精神的脉络,在特色餐厅的室内设计上以传统的泰式文化作为空间导索,亲自设计灯饰和家具以求营造泰国皇室的气派,供旅居者体验。对于悦椿酒店的全日餐厅,KCA提取传统岭南建筑群的结构符号,通过新旧不同的建筑几何手法,让人们从另一个更有趣的角度重新认识岭南文化的精髓。

  正如一位身怀十八般技艺的厨师,凭借自身对食材和味道的掌握,融会贯通炮制一道美味佳肴,同样地,澳门特有的葡萄牙风情、珠海情侣路旁的黄石、泰式热带异域色彩和传统岭南文化被设计师精心安排,穿插在不同的空间细部,不同年代和国度的元素被抽丝剥茧,在悦椿酒店内部发生各种不同程度的拼接、重组。一步一移、一旧一新、中西交融,在脚步前行的过程中,空间使用者总能在不同的地方找到熟悉感和亲切感,感受多种时空变幻。


相关阅读